最后的方舱记忆
来源:最后的方舱记忆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0:07:44


“王哥,你知道吗,最开始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好,开始我们都以为你要插管呢,一名危重症患者成功出院不容易啊!”

不到万不得已,不轻易插管

为了进一步与死神斗争,调整抗感染治疗方案,免疫球蛋白、抗纤维化药物,血液灌流吸附,所有的治疗能用都用了,在没有特效药情况下,王强的治疗就是一系列组合拳,抗感染加积极的支持治疗,我们做到极致,剩下需要时间来检验。

在完成值机后,入境转机旅客将在驻京办工作人员陪同下走专用通道过安检。进入候机区后,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将再次对旅客测温,走专用通道进入客舱。白昊告诉记者,国际转机旅客的座位单独发放,一般安排在后舱,其他旅客的座位相对靠前。(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张健/自述)

每一位医生都想给患者最好的治疗,经过激烈的讨论,最终结果是:继续目前治疗方案,密切观察病情,如继续恶化,随时插管。

因为不安,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,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,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,只知道我们的名字。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,是长久的沉默,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:

工作中的张健  受访者供图

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,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,忍不住问他:

王强与张健  受访者供图

患者目前情况一般,将安排到仁伯爵综合医院隔离病房住院治疗。